做个小叽陪羡羡

唉,高三党

今天可能没时间写文了,摸个鱼(♡˙︶˙♡)

【互换武器pa】

『忘羡』

          魏无羡:避尘么,熟悉熟悉,闭眼我都能再造一个,尺寸都不带差的。
          蓝忘机:长度可以(战栗的陈情)

『追凌』
       
         金凌:不行不行,你那把剑不好,还不如…不如抹额好(悄咪咪)
         思追:你的剑么,不感兴趣,要不把你的缚仙网借我吧,比抹额好玩哦(凑近小声)

『花怜』

        花城:哥哥的若邪没有哥哥白。
        谢怜:三郎的厄命机灵可爱。
        花城:都是废物东西,哥哥不用理它,我们继续。
      (厄命:我做错什么了……)

『薛晓』

        薛洋:道长,咱们都是剑,还换么?
        晓星尘:那就不换了吧。
        薛洋:那不如,我们做点有意思的事吧……

『慕信』

        慕情:你的剑猪都宰不了,真他娘的难用。
        风信:我操了,我真是操了,能宰你就行了。

『戚谷』

        戚容:便宜儿子,你有啥武器,真没他娘的用,过年啃了你算了,给你老子塞塞牙缝。
        谷子:哈,爹,你头上绿油油的真好看。(神转话题啊)

『明玄』

        明兄:(掂量扇子)卖了应该够我还一年贷的。
        师青玄:(勾肩搭背)地师铲?明兄,这个怎么用啊?要不你教教我?算了算了,你也不多用用,自己都生疏了吧?没关系,以后我陪你一起练练如何?对了,明兄有什么喜欢的植物么,我可以在你院中栽一个的。你要是不喜欢,我也可以……
        明兄:他,唉~,我真的可以放下么?

第一次指绘,随便看看就好(新手上路,嘻嘻)
不说了,看羡羡去

【蓝忘机vs花城小擂台】

       『观战』魏无羡、谢怜、青鬼戚容,最后有两位神秘嘉宾。

        『声明』蓝二公子今日比赛前不小心喝了假酒,话有点多,大家适应一下啊。(魏无羡:干嘛,别看我)

――――――――――――我是分割线――――――――――――

         开场白:话说天下三分,两攻必有一……咳,呃,不是,内个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一)忘机:我十岁就爱上他了。
            花城:我四岁爱上的,比你早,嘿嘿。
            忘机:魏婴,我要你三岁来姑苏求学。

(二)忘机:我等了他两世。
            花城:我等了他八百年。
            忘机:竟然有人比我单身时间还长。
            忘机:(后知后觉)我的天,你比蓝老头还大,       第一次见活的老不死哎。
            花城:厄命,愣着干嘛。

(三)花城:我有他送的红珊瑚珠。
            忘机:我有他送的一窝兔子。
            花城:嗯~也不知哥哥爱吃兔子么。
            忘机:避尘,愣着干嘛。

(四)花城:他叫我三郎。
            忘机:他叫我,等会我数下啊,蓝二哥哥、蓝二哥、蓝二公子、蓝忘机、忘机、忘机兄、蓝湛、含光君……
            花城:都什么汪叽汪叽的。
            魏无羡:随便,愣着干嘛。
           谢怜:嘿嘿,大家都是道友,坐下说。悄咪咪:若邪,愣着干嘛。

(五)花城:他手把手教我练字。
            忘机:他教我看…看春宫图。(正宗耳根红)
            花城:哼,我亲手教他实践。
            忘机:我…我俩无师自通。
            花城:废物厄命,还用我再说第二遍么!

(六)忘机:我喝过他喝的酒,受过他受的伤。
            花城:我替他受过引来的人面疫的万鬼侵蚀,替他挡过愚蠢村民的万箭穿心,替他……
            忘机:花城兄啊,内个,你好像确实比我惨些,要不这局算你赢吧。
            花城:郑重声明:本人堂堂鬼王,没有卖惨。
            魏无羡:啧,越描越黑。

(七)忘机:我在猎场的大树下偷亲过他,观音庙旁的客栈亲过他,小苹果上亲过他,道边林子亲过他。
            花城:我在他收拾妖灵的水中偷亲过他,借法力亲过…大概无数次吧。
            忘机:我在静室还…还干过他。
            魏无羡:含光君,雅正不要啦。我顺便问一句:他做梦干过的算不算啊?
            花城:禽兽啊,我都不舍得内个什么呢。
            魏无羡:花城主,这个叫――怂。(溜之大吉)
            谢怜:若邪,把他捆回来,晚上我要亲自下厨。
            忘机:站住,那个叫弱邪的,能捆魏婴的只有我的抹额(︶︿︶)。
            魏无羡:那个,你你们都别过来啊,再过来我就要吹笛御尸了,群演多了的经费你们自己出啊。
            顾昀:哎,老祖,吹笛加我一个呗?
            宝贝长庚:义父,你要再不回来我就让乌尔骨发作了昂。

   [完]

     『导演』代表剧组感谢雁王殿下救命之恩,orz

     『声明』大家都好着呢,互掐纯属玩笑,开心最重要万岁。

       各位晚安哦~

【花怜小甜饼】

花怜小甜饼
自我满足吃糖,嘻嘻(♡˙︶˙♡)

――――――分割君――――――

        上元佳节,惊鸿一瞥,情根深种,百世沦陷。
       
        又是一年上元节,有了上次鬼市里大鬼小鬼狗皮膏药似的跟着花城主,嘴里还没把门地“大伯公”“早生贵子”的乱叫的经历,虽是花城心中很是享受这种蜜饯似的起哄,可他更愿意与哥哥单独腻在夜深人静的一处。于是今年早早地拐走了谢怜,将鬼市抛诸脑后,携心上人逍遥去了。
       
        『竹林调情……啊呸,竹林切磋』

        “哥哥,你好好打,不要放水。”

        “我没有啊。”正说间,谢怜轻飘起的道袍广袖一个翻飞,“铮”一声将角度刁钻的厄命在胸前一个兜转挡了回去,怕伤了花城,兜转时还不忘削弱了它三分劲力。厄命似是看懂了谢怜心中所想,眯了眯眼,又骨碌碌地转起了眼珠,贼楞贼楞的。

        花城可是将这两个家伙的你来我往尽收眼底,生生憋了一肚子邪火,不舍得向谢怜发作,只能苦了胆敢在花城眼皮底下鬼笑的厄命。见被削弱了三分劲力的厄命朝自己袭来,花城躲也不躲,任它在自己左手背上留下一道血口子,再一翻右手将厄命打向竹林深处。厄命裹挟着一股邪风,也不知掀翻了多少根竹后整刀插入湿冷的泥土,只剩一只泪汪汪的眼转了几转,活似一个只剩头在外面而被埋了整身的倒霉蛋。

       谢怜毫没料到花城不躲,见血的一瞬,呼吸慢了半拍,虽然他明白这根本算不上哪门子上,更何况花城不是人身。马上回过神来,心中好气又好笑道:三郎这是…在吃自己眼睛的醋么?正想着,粉红便悄咪咪地爬上了谢怜的耳根,五官慌里慌张地不知摆个什么表情好,只好放个羞涩的表情算完成任务,急忙赶去查看花城伤势的脚步都慢了下来。

       “怎么了,哥哥?”邪火撒完了的花城又似往常般一弯温润如玉的桃花眼明知故问道。

       “哦…没,呃,三郎为何不躲?”被花城一问谢怜才想起来自己要做什么,正待伸手要在衣摆处扯一条布给花城止血,一只手截住了那只手去路,是微凉又熟悉的触感。

       “哥哥,不用,这点小伤,倒是哥哥的衣服,撕了可就不好看了。”说完还伸出粉嫩的舌尖舔了一下手背上的血,同时还迷了一下含笑的眼,眼睛直盯谢怜。

       舌尖染上一点猩红让鬼王花城看上去更添一丝邪魅,谢怜粉红未全褪去的脸上被这一激又噔一下子红潮上涌,眼底氤氲了一层模糊的水汽,微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花城最是见不得谢怜这种害羞的样子,“哥哥…真是…要了三郎的命了。”

       不待言语落地,谢怜就感到了一股大力温柔地袭来,被压在红衣身下,双手一上一下被十指交缠地扣在地上,口中忽然一股温热裹了些许甜腥闯了进来,肆虐着腔内每一寸城池。还来不及反抗就缴械投降的谢怜身子颤颤的,好像隔着一红一白的绸缎仍能被花城本就清凉的体温灼烧到,不过一盏茶的工夫,细汗浮身,在花城眼中,只剩妩媚。口鼻中充斥着花城的气息,谢怜是一点空气也吸不进去了,眼睛又不能替他喘气,脑中一片幻影几欲窒息过去。断断续续的思绪早已丢了清醒的神志,在被放大的欲念中谢怜只记得了一件事:三郎的血竟是…甜的么……

       夜至,万家灯火。

       “哥哥,哥哥,醒了么?”

       耳边充斥着远天传来的烟花的声响,嘈杂着,可花城清亮的嗓音任由谁听不见谢怜也不会捕捉不到,他微微睁开眼,发觉自己正软塌塌地卧在花城怀中,散披的长发被那个人在后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搓弄,感觉到痒,才想扭动时,发现身体酸痛的好似被卸了四肢又安到一起一样,不知是白日他俩糟蹋竹林弄成这副丢人模样的还是因为什么别的不可言语的原因。谢怜想都没想,自己再打十个花城都不会喘一下,更何况自家这个更是把他当少爷养,自然原因是后者。没脸的谢怜一想到这个羞的一脸埋进花城平缓起伏的胸口。感觉到身上人的动作,双手捧出那张熟透的可以掐出水的脸,一手搂腰,一手挑起下巴,蜻蜓点水般地在对方的嘴角浅啄了一下,垂下眼,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让本就泛着一层春水的眼眸更为动人。

         “哥哥…哥哥,下回可不要在外面点火了,”他微微一顿,俯身贴上谢怜的耳朵,轻喘一口气,咬住血滴似的耳垂,低声说道:“我会控制不住的……”

          完。

――――――――――――――――――――

我要看厄命视角啊啊orz